皇家娱乐游戏:意志的胜利?

好在导演安排了女主角的出现,才有了更多的看点。她有一段台词:“从一开始,我便开始留意你了,你的仁慈,你的正直,未见到你之前,我已爱上你”,咋一听挺荒诞的,这个科幻故事的爱情解释远远没有《骇客帝国》、《盗梦空间》的高明,并且很站不住脚。但是结局是女主角结束了一切,杀了大卫,把道格带到了2024。这分明就是意志胜利的结局嘛!女主角爱上一个虚构的人,或者只是一道程序——
“道格”,把感情转化成一种充满意志的行动力,最终进入“完美世界”。

首先要说明的是,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请从电影的思路里跳出来。
其次,假设大卫的世界是真实的,而道格的世界是虚拟的,这样才有可讨论性。
那么问题是,最后留下来的那个人究竟是道格还是大卫?
从唯物的角度来说,道格是虚拟人物,而大卫是生物人。即使道格的感情再怎么看上去真实,他仍然是虚拟的,是电路作用下产生的结果。那么试问,一个受电路影响的东西即使存在,又如何能保证当它转移到了生物人体时还能继续?所以,无论游戏里的结果是什么,最后的幸存者始终是大卫,他是物质、有肉体,只不过他的脑子在游戏时受了刺激、性格被进行了改造。我们的世界不也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么?一个人遭遇了车祸,可能会变得失忆、性格突变、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语言。而对于大卫而言的“车祸”,正是自己在游戏中被杀害的事情。
然而根据电影开头笛卡尔著名言论“我思故我在”(高中政治课时唯心主义的典型代表,暂不谈其它含义的话)来推断,道格的精神闯进了大卫的身体,代替他生活了下去。从这一角度而言,道格才是胜利者。

电影在叙事的把握上非常到位,故事开头直接插入传汉龙的谋杀案,将案件起源和真凶是谁这两个悬念摆在观众面前。贺道格无法解释的疑点,他本人毫不知情,进而进行追究,这个过程也吸引观众观看下去。事情继续演变,亚斯顿作为第一号反角出现,观众注意力焦点放在他和主角贺道格身上,孰料剧情一转,真正的凶手另有他人。故事再次陷入谜团之中。直到珍妮出现,故事有了翻天覆地的翻转,贺道格的世界同样是虚幻。此刻,男主角世界观完全颠覆,处于崩溃的状态,而他又面临和珍妮的情感问题,世界的创造者大卫又不知何时会出手,观众再次陷入剧情的悬念之中。

影片中当虚拟世界的设计者和道格对话时,这是道格的回答。虚拟世界的设计者最开始没有预料到虚拟的人物会发现世界的真相,他们认为虽然虚拟人会思考,但是他们缺少灵魂。正如影片前面黄发程序员在说明虚拟世界中的人时,所带有的不屑,他认为虚拟世界中只拥有思想的人算不上人,只能是芯片上的电流。但是道格和福勒却出乎他们意料,不仅创造出了虚拟世界中的虚拟世界,还认识到了世界的真相。记得昆德拉说过一句话:

所以影片对我这个深信地心引力的人,是一个缺乏人情味的关于意志力的笑话。

(以下内容与问题无关。不看问题,重新看电影本身。)
不过,电影的最后却是以电视被关的形式结束。或许它暗示了大卫的世界也是虚拟。而拔掉插头的或许就是导演,就是观众自己。
PS。我觉得女主角爱的还是自己的丈夫,而道格也不过是她丈夫的一个完美影射。这女主角就是一个爱上二次元的技术宅。
PS的PS。如果没有先看《盗梦空间》,我一定觉得这是个好电影。可惜我才看到一半就猜到结尾了,而且剧情发展也有点慢。

皇家娱乐游戏:意志的胜利?。和《盗梦空间》、《黑客帝国》有些类似的科幻片。开头引用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的名言,直接点名影片的意识论倾向。在黑客帝国以及盗梦空间中,意识有着超凡脱俗的能力,它能开天辟地、制造万物,异次元骇客中,意识同样强大,它支撑了2个甚至3个以上的世界。特别是结尾,类似拔电源的镜头,更令人震撼。导演似乎要让观众也置身于其中,电影中的世界是我们创造的,那我们的世界又是谁创造的呢?我们感受到的物质是真实的,是它们本身是真实的,亦或是我们的意识让我们觉得那是真实的?这个问题,向来是哲学争论的焦点,连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这样的伟人都不能完全解决,何况我们呢?我只能惊叹电影这种梦中梦无限循环的设计,感叹个人对于造物主的渺小

如果说《银翼杀手》是黑色科幻的始祖,《黑客帝国》是近几年黑色科幻的大制作,那么《异次元骇客》就应该是被很多人忽略的科幻精制。个人觉得《异次元骇客》无论从世界观架构、故事寓意、人性探讨、叙述铺垫、感情呈现等各个方面都不输给之前两部黑色科幻的标杆之作,唯一的不足可能就是在场面和特效方面了吧,不过做为一部小制作电影,这丝毫不影响该片的精巧设计和构思。只可惜了该片在宣传、视觉方面的低调让很多人没机会接触到这个如此优秀的科幻片。
 
【虚假的现实】
有没有一瞬间,你觉得自己曾经来过这看似陌生的地方,或者遇到过眼前陌生的人。

荒诞中带着对“停留时间”的执著,就如文学创作中的形象是靠“时间的停留”去创作,女主爱上了一个虚构的人,也可以理解为爱上一段时间,一个只能停留在思维中的人。

这部电影的优点已经论述,而它的不足也是比较明显的。首先,刻画的人物比较单薄。男主角除了长得比较帅,并没有突出的个性特点。当女主说喜欢他的正直等等一大堆优点的时候,没有一点说服力。同样,女主也是充当花瓶,没有多少出彩的表现。其次,电影
张力不够。亚斯顿和男主的冲突比较简单,也有点毫无头绪,究竟二人为何斗个你死我活,想想其实没那么有逻辑性。电影重点是男主和女主的感情故事,但看起来电影仅仅轻描淡写,女主投怀送抱、一脸花痴,男主勉为其难接纳,这种事情和中国文人聊斋做梦没啥两样了(YY)。

这是影片中多次出现的对话,记得以前和朋友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有时候我们会对某个画面有强烈的似曾相似的感觉,有一种说法是人的视觉传递速度稍微慢于大脑思考的速度。无论如何影片很巧妙的利用了我们日常生活中一些不被注意的细节,巧妙地构建出了虚拟的世界和法则。而这种巧妙的构思在结合精巧的叙事后,对观影者的震撼和反思无疑是巨大的。就像每一个看过《盗梦空间》的人都会怀疑自身的梦境,每一个看过《黑客帝国》的人都会怀疑自己世界的真实性。
那么当主人公道格走到世界的镜头发现了由绿色线条构建的虚拟边界时,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怀疑在宇宙的尽头,在那些我们也许永远无法去到的地方,也存在着这样的边界,告诉着我们关于这个世界无情的真相。
 
【真实的代价】
记得曾经困扰过一个问题,为什么人能够在做梦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我自己从没有过这种经历,而我也不太相信自称有过这种经历的朋友的说辞。按理说梦境应该能够完美模拟现实的一切,那为什么仍然会被察觉呢。

联想到文学,古典作家的作品里有更多的人道主义,歌颂美、爱和崇高;而现代、后现代给我们留下解构、荒诞、黑色幽默,如卡夫卡写了《变形记》《城堡》(我没有诋毁他的意思,因为目前我还是他的忠实粉丝!),抛给我们下一个个黑洞,我们思考过、痛苦过,但是出口在哪里呢?

不过,总的来说,电影内容还是不错,提供了足够的想象空间,爱情看上去也很美,结局又圆满。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那这场意志的胜利,可不可以视为爱的回归呢?大卫是理性的掌控者,那女主就一定是感性方吗?毕竟女主杀死大卫,这也是一种掌控力啊。况且大卫真的死了吗?或只是女主和道格拔掉开关,逃避到另一个不被打扰的世界。没准她是另一个大卫一样,希望掌控世界。

也许在造物者的眼中,被创造者的思想就想芯片上的电流一样,似乎永远也跳不出程序预定的轨道。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很多疑惑和未知,因为无法得到解答,终将渐渐被我们忽视。然而也许终究会有向道格和福勒那样的少部分人,从思考中突破了禁锢。关于思考是否能够真正带领我们走向真相的彼岸,也许导演想要给我们这样的暗示,但对于这个过于哲学的论题,他也无法给出真正完整的解答吧。
 
【思想的救赎】
在影片的最开始引用了笛卡尔名句:

更大的笑话,我也犯过一个意志力的笑话。我握着一把有致命bug的枪,伤了我和我渴望珍惜的人。

“为什么我看到你总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也许我们见过,在另一生中”

我们用强大的意志力创造了一切,文明穿过了火、电、光,但我们洋洋得意的同时也抛弃了信仰、心中的道德、本真的心,也许世界的尽头等待我们不是胜利,是荒诞和虚无。

“你怎可能爱上我”“我根本不是真实的”“你不能爱上一个梦”
“对我来说,你比我所知道的任何东西更真实”

我不喜欢这部影片是因为它缺少一种人的情怀,太注重“智慧”这个东西了。智慧这个东西,不是天生的,是后天一个循序渐进的进化的过程。而我们为了追求“智慧”的代价又是什么呢?不觉想到当下经济起飞时期的中国,我们发展的同时,代价又是什么。

究竟然什么是真实?影片最后道格来到了“现实”的2046年,而这里导演也给出了自己的解答:任何所谓的“真实人”和“虚拟人”都只是形式,可以通过一些方法转化,而真正能够独一无二地支撑起一个人存在价值的终究还是他的思想吧。

我理解的虚构世界,其实就是一种思维力量,更确切的是机械装置中的人工智慧。这也正是笛卡尔“理性主义”的思维模式。

当我们意识到了现实的虚假,当我们对于世界的一切价值观根基被摧毁后,首先面临就是自我的否定,就如影片中每个了解到真相的人都反复说的,“如果我们只是一堆芯片、电路上产生的电流,一旦被拔掉插头就都会飞灰湮灭,那么我们存在的价值又在哪里”。在对于物质的认同感已经无法在支撑起自我认同时,思想也许就成为了唯一的救赎。
影片中道格最先认识到思想对于自我存在的认同价值,然而讽刺的是当他发现自己也是在虚拟世界中被创造出来时,他也迷茫了。直到后来虚拟世界的创造者之一,简对他的爱意让他又找回了自我的肯定。

片子太重思辨性,故事情节不够精细,更像一种观念的阐释。不过也不乏一些精彩的地方。简化而论,讲了一个是环环相套的虚构世界故事,和《骇客帝国》matrix不同,《13楼》的空间是平行互通的。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我思故我在”

比起happy
ending,我觉得这更像一支挽歌。女主角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身份背景是个迷,她出现的目的因也只是“丈夫很残忍”以及“爱上道格”。她对道格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我们在另一个人生中相识”。我有一个猜想就是道格可能是她丈夫大卫的一部分灵魂。因为大卫创造这个世界,matrix肯定是按照复制了自己的意志,道格恰巧就是那“仁慈、正直”的部分。(只是猜想,仅供娱乐)

“那是我一直没有预料到的,没有人能够在我们设计的这个世界学习到真理”
“这是因为你的理论中有一点小瑕疵,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事物是真实的”

如果故事的落脚地只是上帝(大卫)创造了一个世界,然后摧毁它。就只能解释为一个虚拟“掌控力”的故事(我不想用“权利”一词,这个词赋予太多历史衍生义,掌控力听着更原始和亲民些)。创造世界,设计并入侵他人的思维,充当上帝的角色。(我好像能理解男生wow之类的“游戏”情节了。)

《13楼》就好像一个走不出的方阵,对于我这种活在柴米油盐、深信地心引力的人而言,真是无法认同这是爱啊,或许有那么一点救赎的味道吧。却给不了我《盗梦空间》里莱昂纳多渴望回家的那份感动,也没有《骇客帝国》尼奥的宿命让我感触到本然世界与应然世界里那份矛盾的冲突。

影片开头即引出笛卡尔经典的观点——我思故我在。男主道格拉斯和boss建构了虚拟世界——1937年。一切井然有序,直到boss死亡,道格穿越回1937寻找真相。继而女主角出现,以及1937年中的金发男发现了自己是道格手下的虚构人物,对道格下杀手,道格开始怀疑自己的真实性。如同笛卡尔主张我们对一切应该加以怀疑,“你怎能确定你的生命不是一场梦呢?”很有庄周梦蝶的意味。道格的存在之外,可能还有另一个上帝在掌握他。通过科技,使得他们灵魂可以穿过一元时间,进入不同的肉体中流通。